阅读学院

咨询热线

400-660-4686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远大路1号金源时代购物中心六层602
邮箱:service_yourbay@163.com

经典案例

当前位置:主页 > 阅读学院 > 经典案例 >

彭懿vs.林丹|实现读者与作者的共创

发布时间:2016-12-05 点击量:
    今年6月25日,悠贝亲子图书馆与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研究者彭懿,信谊图画书联合推出的“彭懿·聚焦影像里的爱——《巴夭人的孩子》摄影原作百城联展”在南京启动。
 
    4个多月过去了,500多场摄影展走过了全国60多个城市,共计10万余人次得以感受彭懿光影作品中的爱与美。
彭懿说原创
      中国原创绘本需要立足童心
 
      中国的绘本历史可以追溯到很多年以前,但真正意义上的绘本是从2005年前后开始发展起来的,尤其在近两年得到突飞猛进的发展。一方面,大量的国外经典绘本作品被引进,一方面,也涌现出很多高水平的原创绘本作品。
 
      10年间,我们几乎引进了所有国外经典绘本。很多人爱把国外经典绘本与中国原创绘本做比较,虽然后者之于前者确实存在很大差距,但国外绘本发端早于中国很多年,堪称百年积淀,且每部经典作品往往需要花费1到2年打磨,以此对比中国短短的10年发展,是缺乏比较基础的。国外从事绘本创作的一般都是专职作家和画家,而中国的专职绘本画家创作者却很少,几乎没有。很多中国绘本创作者脱胎于儿童文学作家,他们一般更看重文学和文字,在对绘本的理解和儿童观方面还有欠缺。
 
       我常常听到很多作家说:“今年计划要出10几本作品。”有业内人士计算过,目前中国每年有2000本原创绘本问世。但我们实际能看到的只有大概几十本,大部分的作品都淹没无声了。

 
       现在,很多出版社都在做原创绘本,但基本还停留在先找文本再配图画的模式上,比如,一些作家将自己的短篇小说进行改编,找画家配图,然后经过出版社美编之手成书、出版。但真正的绘本创作远没有这么简单,它要求创作者在儿童观、价值观、文学观上都有很高的造诣,尤其是儿童观,它决定了作品是否能真正为孩子所喜爱。一本好的作品,要发乎童心、立足童心,实现图文的紧密结合,常常需要多年的打磨才能完成。以我的绘本作品《巴夭人的孩子》为例,经过与信谊编辑长时间的反复沟通才得以成书;还有《妖怪山》,画一遍、改一遍,用了1年零9个月才最终完成,然后又改了大半年。我的另外几部作品,至今已经2年,仍在打磨中。如果耐不住长期对经验的积累和对作品的打磨,成书过于快速,是无法产生优秀作品的。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的原创绘本作品虽然很多,但缺乏让人眼前一亮的精品,缺乏令人感动的文字与图画。
 
       可喜的是,中国也不乏直追国际优秀绘本水平的作品,越来越多好的作家和画家正在专注于绘本创作,这为我国绘本发展注入了希望与力量。
 
       
       中国原创环境正在走向成熟
 
       今天的绘本创作者处在一个相对成熟的创作环境中。大家都开始阅读绘本,而不像10年甚至更早以前那样,那时书店里的绘本都是锁在玻璃柜子里的,因为怕只看不买的人把书摸脏,卖不出去了。再看现在的书店,一排排摆放的都是图画书,再也不会被锁起来,读者可以自由翻看。由此可见,绘本的发展,除了关乎创作者外,更关乎读者。悠贝现在全国开了600多家绘本馆,加上其他品牌的绘本馆,都在推动绘本的普及上起到非常好的作用。如果仅仅在新华书店摆放,普及度不会有这么高。因此,民间阅读推广机构的崛起也是阅读普及的推动力量,同时,它还在出版机构、创作者和读者之间搭起了一座桥梁。
 
       作为一名儿童绘本创作者,我很高兴看到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在关注绘本,我们的绘本创作者也愿意钻研并学习国外经典绘本的内容与形式。有很多像曹文轩这样优秀的创作者和像九儿这样的画家愿意参与进来,我相信未来的好作品也会越来越多。
 

 
       那一天,我感觉自己真正是一名摄影师了
 
       我做了很多年摄影师,但从来没有办过摄影展,一直以来也很排斥这种形式。当悠贝告诉我要为我的《巴夭人的孩子》举办摄影展时,我以为只是在绘本馆的墙上挂上几幅照片。但当我来到展会现场时,我被惊呆了:环境漂亮、时尚,场面盛大,执行专业。我在那里见到了几乎所有的同行和业内人士,我们一起围在一个巨大的蛋糕旁边,举办我们的盛大Party。
 
      这次摄影展对《巴夭人的孩子》起到了非常大的推广作用,展会走进全国很多城市,举办了很多场,至今还在巡展中。我特别感动的是,全国的读者都能看到我的作品、记住我的作品。其所蕴含的意义已经不是简单的销量,而是摄影这种新的绘本形式为人所知,并被接受和喜爱。这才是真正的价值所在。
 
       这次摄影展也成为我生命中的里程碑式事件。那一天,我感觉自己真正是一名摄影师了。
 
 
       中国原创作者需要更多的支持
 
       我们创作一本绘本大概需要2-3年的时间,当然希望它能尽可能多地被人知道并阅读。我们希望好的作品通过好的渠道和路径传达给读者,而不是淹没在书海中。这次摄影展为我与悠贝未来开展更多、更深、更广的合作奠定了基础。悠贝仅仅为一本绘本作品开展全国性、大规模的摄影展活动,这是非常让人敬佩的。他们对创作者的支持并不单从商业利益着眼,而是从整个品牌角度深入考量,挖掘价值所在及延展空间,并以最适合的方式进行推广,是真正在为作品、作者和读者考虑。
 
       接下来,我还有10多部绘本的出版计划,比如《寻找鲁冰花》、《精灵鸟婆婆》、《红菇娘》等,单本创作时间都超过了2年。这些绘本的推广我仍然希望与悠贝合作。与悠贝合作,总能让人看到惊喜。
林丹谈共创
 
       挖掘绘本背后的普及价值
 
       优秀的作品往往拥有很多可挖掘的普及价值,悠贝希望实现这样的大众化。
 
       阅读绝不应是处在金字塔尖的群体或者中产阶级人群所独享,而是普及化、大众化的。对于一个创作者来说,最幸福的事莫过于作品能被更多人知道和喜爱,能有更多人期待其下一部作品。这正是悠贝之于创作者的价值所在:为创作者提供优渥的土壤,激发其不断创作的动力。针对优秀的作品,悠贝开始关注专有IP的开发,并以枢纽和平台的角色,实现作者、作品与读者之间的深度对话,紧密联结,从而让作品为更多的读者认知、阅读、购买和收藏。这正是悠贝之于作品和读者的价值所在。
 
 
        为创作者与读者实现共创
 
       今年,我先后参与了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原创图画书排行榜的评选,及原创图画书时代奖的评奖,为发现、发掘优秀的原创作品尽自己的一份力。这也是悠贝正在努力和尝试的事情:把世界上最好的童书也包括原创图画书推荐给中国的孩子,同时,把优秀的原创作品推介给全世界。
 
       悠贝将自己定位为出版社、创作者和读者之间的联结点。一部优秀的作品,在传递给读者的过程中,绝不是只有一个模样,而应该有更丰富的形式,更多的可能性。悠贝竭力探索通过各种文化形式,使读者能够体验到绘本阅读的丰富性与多元性;尝试更多的可能性,搭建更好的平台,以成为创作者与读者之间的桥梁,将作品背后的故事传递给读者。
 

 
       从去年开始,悠贝开始探索如何更好地服务于出版社、创作者和读者。《巴夭人的孩子》采用的是摄影的创作方式,一看到这部作品,我们立刻想到了摄影展的形式。彭懿摄影展由此诞生。
 
       我们极为欣喜,通过彭懿摄影展,彭懿老师的作品,除了以绘本,还能以更为多样的艺术形式,与读者建立起连接。这是悠贝八年来一直在努力做的事情——挖掘更多可能的形式来传递绘本的价值。在这条路上,悠贝已经成功摸索出绘本之旅、故事会等孩子喜欢的形式,而彭懿摄影展,又为我们增添了画展和摄影展的新思路。可以说,彭懿摄影展,是作为读者的我们与创作者共创,结出的丰硕果实。
 
        通过积累和探索为创作者提供支持
 
        悠贝深耕亲子阅读领域8年,与15万用户紧密连接。了解孩子,研究阅读,对内容有深刻的理解,这些都为我们对书进行二次开发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我们有以千本经典绘本为基础的“悠贝芯”(绘本的全方位内容解读),有全国铺开的渠道资源,有与从出版、阅读、母婴到金融、地产等各行业的深度合作,由此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行业资源。同时,每月万场故事会、千场讲座沙龙等活动,练就了悠贝团队卓越的执行能力,配合具有专业能力及一线经验的优秀专家、讲师资源,悠贝相信,我们可以将阅读与文化这件事做到极致,为创作者提供更好的支持。
 
 
 
咨询热线:400-660-4686
电话:400-660-4686    邮箱:service_yourbay@163.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远大路1号金源时代购物中心六层602
Copyright © 2014-2016 悠贝亲子图书馆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一旦科技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3041172号-1